期望青海平弦的繁荣

——青海平弦传承保护研讨会之声

编者按

曲艺历史悠久,魅力独特,具有深厚的群众基础,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要门类,对于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中华文脉,增强文化自信,繁荣文艺事业,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等方面都具有重要意义。随着文化向高雅化、市场化发展步伐的加快,青海平弦曲艺的整体生存状况不容乐观。为进一步加强对青海平弦文化遗产的挖掘和保护,促进青海文化的地域特色、民族特色更加凸现,使之成为丰富和支撑中华文化多元化发展的民族瑰宝,近日,青海平弦戏曲艺术家,青海平弦曲艺研究专家及相关人员就青海平弦的保护和发展以及繁荣青海平弦曲艺,创新、丰富曲艺种类等内容进行了座谈。本版撷取部分与会者发言内容,以期更多人对青海平弦曲艺的发展和传承加以关注和支持。

让传统曲艺茶社回归城市

□ 朱嘉华

青海曲艺在西宁地区主要是以茶社的形式存在。新中国成立前,“平弦”、“越弦”就以茶社的方式在城市进行坐场表演;而“贤孝”则是盲艺人走街串巷在街头闹市弹唱,以求糊口。随着社会的变革,尤其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对人民大众艺术地位的提高,这些曲艺表现形式逐步统归到茶社进行。十年前也有盲艺人在街头、公园表演的,但已经不是纯粹的挣几个小钱聊以糊口,而是自娱自乐为主。后来,随着“青海下弦”(国家级)传承人刘延标先生(盲人)因年迈多病而停唱,他唯一的徒弟郭淑珍(盲人)因生存需要而学了按摩技术去诊所工作,这一非物质文化遗产景观已淡出西宁市民的视野。

早在2011年,本人对西宁市曲艺茶社生存状况进行过一次田野调查,当时,经过采访本市中心及周边七家曲艺茶社,形成了一万多字的《西宁市曲艺茶社调查报告》,这份报告被“第二届中国曲艺高峰(柯桥)论坛”选中参会,本人就西宁地区传统曲艺茶社现状的发言引起曲艺界知名专家关注,曲艺理论名家郑源莉女士详细询问了很多细节。经过这些年的跟踪调查,短短八年时间,这七家曲艺茶社的六家全部关张,只有“城北区莫家庄曲艺茶社”在惨淡经营,因为这里的老板崔兆忠爱曲如命,在自家经营的饭馆、肉铺生意支撑下,将曲艺茶社开设在门店阳台上,为莫家庄上、下两庄的乡亲以及大通的部分曲友服务,虽然免去了昂贵的房租等费用,但一直以来赔本经营。

马登花老师的“河湟古韵曲艺茶社”在停业五年后于去年(2018年7月28日)在市区远郊的湟中县总寨镇下野牛沟村重新开张。因为市内的房租昂贵,租不起,她只好舍家别业在远离市区的湟中农村租了一个农家院落,全家搬离自己的家园,在这里重操旧业。除了对青海地方曲艺满腔的热爱,没有别的解释。

网上彩票销售平台虽说马登花老师的曲艺茶社重新开张,但现状是,交通不便,市内的老艺人根本无法前去,就拿市中心七一路省委家属院到下野牛沟来说,全程23公里,最佳公交线路是 103路公交车,花费时长单程3小时左右,因为公交车到终点站后还得步行9.7公里或者转乘乡间公交车才能到达下野牛沟村马老师的曲艺茶社,因此,在这里活动的艺友大多是湟中各乡村的。

网上彩票销售平台目前,西宁市中心已经没有一家传统意义上的曲艺茶社,取而代之的是省、市文化馆曲艺社(团)以及社区曲艺演唱团体。因为要在各类舞台进行表演,这些演出团体对艺人的才艺、形象有一定要求,因而,大多数曲艺爱好者、初学者只能望洋兴叹,技痒难忍时抽时间乘坐公交车去郊区的民间曲艺茶社过一把瘾。

可以看出,当前,青海曲艺以两种形态存在:一是西宁郊区为数不多的、以民间老艺人与一部分非遗传承人以及广大曲艺爱好者自娱自乐为主的民间曲艺茶社;二是以群众文化为基础,省、市、县文化馆为核心的周边区、县曲艺演出团体,主要以配合群众文化进行表演为主。地方曲艺在舞台上的辉煌替代不了这门艺术在民间的衰落。曲艺茶社倒闭之快,究其原因,无非是房租、水、电、煤价上涨;茶水、酒水、小菜原料价格上涨,入不敷出所致。青海省作为高寒边远、经济欠发达地区,人均收入偏低,而物价偏高,自然影响到本来就脆弱的曲艺茶社的生态环境。

让曲艺回归民间,这是大多数曲艺理论家、曲艺艺术家的心愿。甘肃已故著名曲艺理论家徐枫先生生前一直呼吁让民间曲艺回归民间,保护其本质,不要让所谓的西方艺术美论侵蚀传统曲艺,不能让中国传统曲艺失去泥土的味道,先生的观点得到曲艺界诸多前辈以及年轻一代理论家的肯定,必须用传统文化来固守中华文明固有的艺术形态,重新树立文化自信,否则,传统曲艺的消失或变异,让我们无法对后世有一个交代。

网上彩票销售平台要切实改变这一现状,让传统曲艺茶社回归民间,非政府职能部门出面不可,期待能为城市曲艺茶社提供活动场地,是能经营的那种,不是老年娱乐活动室,因为曲艺茶社经营者都是市民或者农民,并无固定收入,而且开设曲艺茶社也非常辛苦,用经营曲艺茶社的微薄收入来支撑自己的艺术梦想无可厚非。那么,让西宁的传统曲艺茶社重新纳入城市生活,这也是所有曲艺人的梦想,趁现在七八十岁的传统曲艺人还健在,让他们梦寐以求的愿望变为现实,让青海地方曲艺优美的旋律为西宁古城添上时代的音符,这是保护传统文化最好的途径,但曲艺茶社经营者的个人能力有限,而有关部门通过一些行之有效的手段解决活动场地,即可达成广大曲艺人的心愿。

继承好老祖宗留给我们的地方瑰宝

□ 张月芳

我是一名土生土长的青海人,并从事了一生平弦事业。

网上彩票销售平台自1958年青海平弦民间坐唱曲艺搬上舞台,形成了地方剧种、平弦戏,我是第一代平弦演员。记得平弦曾经辉煌时,只要平弦戏编排出来进剧场,场场爆满买不到戏票是常有的事。一出戏连演四十多场,对演员来说不在话下。当年全国的戏票统一定价为甲票5毛,乙票3毛,站票2毛,但我们平弦戏的票被票贩子提高到一张票为2元。

网上彩票销售平台我们遵循毛主席的文艺路线,背着行李,拉着架子车,不辞辛苦,徒步行走,送戏上山下乡,送戏到田间地头,送戏到各个厂矿企业,与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我们的地方剧种平弦戏走遍了青海的各个山乡角落。我们的付出赢得硕果累累和荣誉,我们被中央文化部授予“乌兰牧骑式的优秀演出团体”。后由全国评选为“毛主席的好剧团”。我们为青海争得了荣誉,为青海人民争了光!作为青海地方戏的第一代人,我感到无比骄傲和自豪。

网上彩票销售平台平弦全是联曲体,经过千锤百炼,现在的地方剧种平弦戏发展为联曲体和板腔相结合的综合体系。平弦曲艺至今还保持着它的原生态、联曲体,而且全是苦音腔,尤其是平弦的背弓和赋子唱起来悲悲切切、凄凄凉凉,思念、向往发自内心深处的真实情感油然而生。由其背弓,赋子唱好了之后听得让人扣人心弦,催人泪下的情境,背弓和赋子是平弦曲艺中的“曲胆”,是主大调,是平弦曲艺的脊梁骨。把背弓赋子唱好了,你就把平弦掌握了,你就成“把式了”。

除了平弦的背弓赋子以外,其他小调、小点杂腔也是我们后来继承时,创编而来的,也有从外省地域互相交流,取长补短,比如与外地做生意,经商骆驼客、马帮派、脚户哥等闲暇时演唱,相互交流而来,丰富了平弦的杂腔类曲调。

网上彩票销售平台当然,平弦曲艺还存在欠缺和弱势部分。除了背弓、赋子部分保持原生态根基,不能伤筋动骨,在小调、小点、杂腔方面我希望平弦传承人强化创新,创造出花音腔版本体系,使平弦坐唱曲艺成为更加完美、完善、完整的曲艺体系,向陕西华阴市的老腔学习。老腔原本也是坐唱曲艺,经过他们的创新,受到全国四面八方的高度称赞和欢迎,华阴市的老腔被称为曲艺超级摇滚乐。通过这次雷先生主办的研讨会,我们乘着这股强劲东风,齐心协力把我们的地方文化平弦曲艺和地方戏大力振兴起来,把老祖宗留给我们的地方瑰宝继承好,传承好!

青海民族高校与本土音乐文化发展

□ 郭晓莺

downLoad-20191025102906.jpg

downLoad-20191025102941.jpg

文华 摄

青海平弦音乐具有地方特征,在青海当地影响范围广、覆盖地域大、雅俗共赏的地方曲种。青海平弦最初来源于明末清初江南人口的迁徙,迁徙的歌唱者将民间口头文学进行传唱,到达青海高原后,其随同迁徙的江南文化与高原文化的相互影响,为青海平弦的形成注入了文化内涵。发展后期在坐唱曲艺的基础上,吸收秦腔、眉户戏、京剧及皮影戏等剧种的音乐特点,形成独特的艺术表现形式,发展成为新兴地方戏剧种青海平弦戏,近年来,随着文化向高雅化、市场化发展步伐的加快,青海平弦音乐的整体生存状况不容乐观。

青海平弦音乐发展特点:

广泛的群众爱好者是平弦音乐发展的宝贵土壤。网上彩票销售平台青海平弦是地方曲艺,一直以来就有广泛的群众基础。在基层百姓、在农村社区里,有众多的群众参与其中、乐在其中,这些爱好者组成了青海曲艺艺术的中流砥柱,起着传承发展的接力作用,使青海平弦能得以生存发展至今。

民间曲艺茶社是平弦音乐发展的重要平台。青海平弦音乐的发展,有其独特的生存环境,即在曲艺茶社里,因为多数曲艺爱好者认为在这种场合可以与不同地方、不同层次、不同风格的曲艺同仁们切磋技艺、交流经验、展示才艺,从而达到互相促进提高技艺的目的。

民间艺人是平弦音乐发展的主要力量。网上彩票销售平台平弦音乐的发展,主要是靠一批热爱它、乐于传承、发展它的艺人,他们不分职业、不分年龄、不分身份,不计名利地积极投身于平弦音乐的传承和保护中,不遗余力地进行音乐词曲的搜集、创作。多年来,在继承传统平弦音乐的同时,丰富和创新了平弦曲艺,为古老的平弦曲艺注入了新时代的气息。

各级文化馆是平弦音乐发展提升的重要力量。从调查中得知,各级文化馆对曲艺保护做了大量工作,如在培训曲艺学员方面做到定目标、定任务,发放文化馆编印的大量学习资料和音响资料,为结业后学员自学创造了必要条件。

政府支持是平弦音乐发展的重要保障。青海平弦音乐的发展一直处于一种基层的活跃状态。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加大对发展平弦曲艺的重视力度,采取投入资金,提供场地和乐器等措施扶持当地曲艺社发展。

青海平弦音乐与高校发展的再思考:

建立研究机构、专业团体

青海地方曲艺一直没有专业的艺术团体,建议成立一个群众团体性质的专门研究机构,设置专门研究课题,认真全面研究,重点在声腔的抑扬顿挫、吐字的清楚与否、情感的运用得当、伴奏与唱腔的默契配合等各个方面进行创新和突破,真正创作出好的作品。只有提高传承者的文化知识水平和业务综合素质,才能把曲艺演唱提升到一个高水平的档次,充分地体现曲艺特别是地方曲艺所蕴含的地方文化品质和艺术内涵。

与高校艺术教育相结合

高校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的主要渠道,应充分依托高校的科研力量和人才培养优势。使这些丰厚的音乐文化资源得以更好地保护和传承。在保护和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工作中如何更大的发挥高校的作用是当前需探讨和关注的主要问题。高校在现有的教学中要认识到民族音乐教学的重要性,在课程的设置及教学实施中涉及有关地方性民族音乐专业课教学的相关科目。

加强基地建设,创作符合时代需要的作品

培养造就一批具有重要影响的艺术家,鼓励支持各类民间文化团体发展,培养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通过培训、集中短期培训和举办文化论坛等多种途径和方式,大力培养高素质的接班人。艺术的生命在于创新,不创新的艺术不会有长久生命力。创新者首先要有创新的意识,要突破旧模式。而在现实状况中能创编新曲目的人寥寥无几,创作队伍几近断代。“青海平弦”曲艺演唱、创作应紧跟时代的步伐,与现实生活相结合,不断推新,不断创作符合民众心声的现代曲艺作品,“青海平弦”才会有新的生命活力。

结语:

“青海平弦”是青海方言衍生出的地方音乐旋律,以其独特的艺术内涵,涵盖说唱音乐艺术,具有丰富的思想内涵,散发着独一无二的美学价值和审美功能,吸引着青海不同群体民众。特别是“青海平弦”地方曲艺内容以其宽广的人生视角,从不同角度和侧面折射出老百姓的意识形态、人生价值,对美好生活的热爱和向往,展示了青海地区地域文化,民俗文化,为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保留了一份独特的青海产品。

曲艺 有受众才是“活”物

□ 丁乐年

网上彩票销售平台青海民族学院郭晓莺教授的发言,引起了我们的共鸣。她是在通过教学实践,向青年人推介青海平弦及其他青海曲艺、地方文化的,其意义重大,因为她的教学实践把人们对保护非遗的注意力带到了一个更加宽广更为合理的空间——如果我们只在保护非遗传承人和他们身怀的绝技上做功课,而忘记和忽略了这些技艺是需要有受众,才能够是“活”物,否则,就是一堆收藏品古董,与保护和发展的初心相悖。

她的研究,符合我一直思考的问题:曲艺、包括青海平弦,唱给谁听,怎么样唱给人们听?其实,后一个问题更加值得行家们研究和重视。我们不能沉浸在自我陶醉中,而对时代的飞速发展的方向、传媒的时代特性、受众构成、心理预期、和接受条件等等一无所知,那可真是剃头的挑子,只热了一头!

相对于培养受众,非遗传承人的传宗接代也许是容易得多。如何把青年人培养成为热爱地方文艺的受众,光给他们说教是不行的,必须有针对性地在曲牌组合上要有短小、新颖的外在样式,而内容则一定是要有吸引、惊艳、新奇、快意等引人注意的张力,应该务实,拿出具体的对应措施。

网上彩票销售平台平弦是坐唱艺术,曾经在传媒不发达的时代里,有过风靡民间的历史。现在,传媒呈立体多维发展态势,那么,曲艺的传承必然没有出路了吗?我个人研究认为,曲艺传唱的曲调简单上口、内容的新闻性,以及语言表达的幽默性讽刺性是可以与时俱进的,是值得借鉴并传承的文化内核,一个有志于传播发扬平弦艺术的人,都应该认真研究坐唱艺术这些特质,继承并改进适应新的时代。

全面传承 再创辉煌

□ 石 永

青海平弦包括赋子腔、背弓腔、杂腔、小点儿等四大声腔体系。各腔体结构完整,文字高雅,音乐优美。它们全面发展,各显风采,创造了我省地方曲艺的第一品牌。有“兰州的鼓子,西宁的赋子”的美誉,名扬西北,乃至全国。是青海平弦艺术家们创造的文化艺术成果,是民族文化自信的内在力量的集中显现。

时代发展到了21世纪的今天,我们在平弦艺术的传承上出现了明显的不平衡。四大腔体中只有杂腔传承得较好。人才济济,设备新颖,曲目众多,且向年轻化,知识化发展,显现出平弦繁荣局面。可是赋子腔却少有人演唱。背弓腔和小点儿也出现了类似现象。赋子腔和背弓腔正好是青海平弦的主体内容,是青海平弦的核心。如果丢弃了它们,再创平弦的辉煌,那便是一句空话了。这种传承上的不平衡和当前新时代社会主义文化建设的形势极不相适应。

平弦的茶园模式要进一步完善和提高,平弦的舞台模式也必然要创新,发展。因此,平弦的全面传承,才是青海平弦在新时期全面创新,发展繁荣再创辉煌的前提条件。

当前,我省曲艺界应团结一体,在政府引领下倡导演唱赋子腔,背弓腔。要安排一些赋子腔演唱会、大赛等活动,让四大腔体齐头并进,全面发展。

平弦的前辈艺术家们,包括二陈、一雷、刘、尹名家,他们在平弦杂腔的创新、丰富、提高等各个环节上付出了常人难以理解的劳动和心血。增加、积累和丰富了唱腔曲牌;研究曲牌的唱法,去除嗨嗨腔,雅化衬词,强调使用比较优雅的“乃”“哎”等衬词的使用;研究曲牌结构,帮腔部位,切磋曲牌过门的设置;反复研究,实验乐队结构,乐器的设置和演奏方法,反复研究主伴乐器三弦和扬琴的演奏方法,相互之间的互补和陪衬;研究设置曲牌的使用,专用过门的设计和小调的补充等,他们锲而不舍,精益求精,常年磨练,使平弦艺术更趋完美,达到高雅的艺术境界。这就是平弦前辈艺术家们的开创精神。这种精神便是创造优秀的非遗项目的奠基石。

当前具有平弦艺术较高造诣和艺术水平,且具有传承能力的艺人已经为数不多了,评选他们为平弦传承人,发挥其艺术才华,传承平弦艺术的特殊韵味和艺术风格,传承和普及,发展平弦艺术事业,培育平弦的年轻一代,才是当务之急!

坚定信心 争取青海平弦的新繁荣

□ 张武明

网上彩票销售平台我与平弦曾有过近距离接触,上世纪六七十前后两次在省平弦实验剧团任职和兼职。因而,对平弦戏和坐唱平弦都有较多的了解与研究。都怀有深厚的感情。我离开工作岗位虽有二十多年,对平弦的生存状况与艺术的创新发展仍然关心和关注着。

网上彩票销售平台以赋子腔和背弓腔为主腔调,素有“十八杂腔,二十四调”之称的青海平弦,有着独特的魅力及丰厚的文化内涵,是我省最重要最具影响力的地方曲艺之一。如今,青海平弦和其他艺术一样,逐渐出现了门庭冷寂,辉煌不再的衰落景象。

首先要正确分析不景气的原因,理性对待这一现象。我认为其客观原因是随着时代的飞速发展,多种多样的现代文化娱乐手段争相出现,人民群众对文化的需求不断提升与变化;而内在因素则是我们对这一变化思想准备不足,在节目内容与表现形式上未能与时俱进,以至与时代和人民群众产生了疏离感。如果这一分析可以成立,那我们既不能失去信心,任其衰落下去,也不能单纯为了“创新发展”而丢弃本体,另起炉灶。正确的态度应该是坚定信心,正视这一现象的存在,以只争朝夕的精神和抓铁留痕的扎实作风去消除不利因素,沿着青海平弦发展的基本轨迹,做到传承不忘创新,发展谨记根本。只有这样才能与时代同步,达到新的繁荣。

其次,对青海平弦的新繁荣要充满信心。信心是一种力量,有信心才能有积极的行为。信心那里来?上有习近平总书记“文化自信”,“坚持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等一系列有关文化文艺的重要论述,有国家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和支持的政策,下有广大文艺工作者对繁荣文艺所蕴含的积极力量。关于这一点最近我又有一次亲身感受。今年以来,已故著名青海平弦艺术家雷威先生的长子,从我省文化系统走出来的成功企业家雷春膏同志,以纪念乃父平弦作品演唱会为契机,计划并公布了一个出资支持平弦全面繁荣发展的两年具体时间表和路线图。一石激起千重浪,此举极大地鼓舞调动了整个平弦工作者的积极性,整体面貌正在发生可喜的变化。现在雷威作品演唱会早已成功举办,研讨会也在计划之列,其他将陆续进行。雷春膏同志的善举与那些悲观的论调和懒得有所作为的现象形成了鲜明对照,我为他点赞,并希望能有更多的企业家伸出手来,对文化文艺的发展繁荣助一臂之力。

再次,应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以曲目建设带动各艺术门类的创新发展。戏曲上有一句名言,“剧本剧本,一剧之本”。作为与戏曲相近的曲艺也完全适用,而且青海平弦只唱不说,表演分量亦不太重,对其曲目的要求则更高,所处地位更为重要。有论点说“平弦已经落后于时代”,我认为这主要是从曲目所表现的内容得出的印象。平弦产生于清代,成形于清末民初,它的曲目有着明显的时代烙印。大都选自于中国四大名著及其他历史、民间故事。新中国成立后,雷威先生虽创作了一定数量的现代曲目,但总量不成比例,也仍然缺乏表现本省民族地方生活的题材。我这样提出问题并不是否定这些节目的存在价值,而只是说在这个基础上,应以更大的热情关注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国家的伟大变革和人民群众新的生活新的精神风貌,进而写出无愧于这一时代的曲目作品。并以这些成功作品为依托,对平弦演唱形式,曲牌运用,唱腔唱法,伴奏乐器及乐曲进行相应的改革创新,最终形成一批思想精深,艺术精湛,感人至深的平弦代表性曲目。为使这一想法不落入空谈,除一般号召外,相关部门和平弦队、组应加以规划,明确创作什么新曲目,在提供方便条件的前提下,组织或约请有关作家和爱好者进行创作。只有做好具体工作,才能把规划落到实处。

最后,争取青海平弦的新繁荣,并能薪火相传,培养一批德艺双馨的曲艺家。在考虑这个问题时,我想到青海平弦曾经人才济济,名家辈出的历史盛况。有资料显示,从有记载的演唱传承者梁寿娃开始,到二十世纪末,被业内和群众知名知姓的传颂者就多达上百人。他们大都过着自食其力的平常生活。因酷爱平弦或拜师学艺,或自学成才,为平弦的传承与发展甘愿付出一切,终身不悔。正是他们这种负责和奉献精神,使平弦迅速崛起,繁荣昌盛。随着时间的推移,自然规律的演进,除年已八十六岁的周娟姑女士和九十六岁高龄的景增贵先生等前辈名家仍健在并继续为平弦操心尽职外,大多数已经离开了我们。在此青黄不接人才即将断代的紧要关头,我们欣慰地看到有相当多的年轻人,对青海平弦产生了兴趣,并参加到演出队、组中学习实践。有不少人已经能够正式演唱和熟练操琴伴奏伴唱。为了加快队伍整体水平的提高,使得有更多的德艺双馨人才脱颖而出,应采用多种方式帮扶培育,建议相关部门及曲艺家协会等群团组织,有意识、有计划地多组织一些平弦等青海地方曲艺的展演、比赛、评奖、研讨等活动;还建议由省艺校办班培养高等人才,以市县为单位,分艺术类别办短期专业培训班,演出队、组内部建立一帮一结对帮扶提高技艺等。总之,我们要重视青海平弦人才的培养,因为没有人才说什么都是空谈。

我相信青海平弦在顺应人民意愿,紧跟时代潮流中定会重新崛起,再创辉煌。

责编:张晓宏